落秋中文 > 科幻恐怖 > 末世之米沫 > 卷一 第203章 番外之林修禹(上)

    第203章 番外之林修禹(上)


    掏出钥匙打开门锁,进屋关门,将装满晶核的口袋丢到桌子上。林修禹将身子抛到柔软的大床上,缓缓闭上眼睛。窗户外面传来孩童的嬉戏打闹,****聊天做活的声音。艳阳高照,清风吹拂,一片安详平静。


    这就是普通人的生活啊


    林修禹微微翘起嘴角,脑海里不可避免的出现某个倩影。一切都很美好,至少表面是这样没有错。丧尸的彻底灭亡只是时间问题,人类繁衍的问题也得到解决,变异兽的药剂研究也提上了日程,社会文明正在慢慢复苏,社会秩序也在慢慢恢复。多少城市被收复,人类的生活水平猛然提高了一大截。人类,依旧是地球的主宰者


    似乎就没有坏消息。除了……某场婚礼。


    他烦躁的睁开眼睛,离开了大床,走到窗外望着楼下几个玩游戏的孩子,双眼放空思绪不知道飘往何处去了。


    咚咚咚


    有人敲门。


    林修禹回神,离开窗边去开门。


    门一打开,一个瓷罐就举到了他面前,一个甜甜的声音说:“林大哥,这是我刚刚炖好的鱼汤。”


    说话的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长得清纯可爱,笑容甜美,唇角挂有一对小小的梨涡。


    林修禹顿了一下,侧身给她让开位置。女孩拎着瓷罐上的拎手进了屋子,将瓷罐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熟门熟路的找出瓷碗和勺子,自顾自的在碗里盛好鱼汤,然后转头热情的招呼林修禹,“林大哥,快来尝尝味道,看看我做的怎么样?”


    林修禹在桌边的椅子上坐下,拿起勺子一口口慢慢喝汤。


    女孩看着他一口口喝下自己亲手做的鱼汤,露出甜甜的笑容,“林大哥,你觉得怎么样?”


    “还好。”林修禹淡然的说道,与女孩的热情形成强烈的反差对比。女孩不以为意,早就习惯了他的冷淡,自己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双手托腮痴痴的看着他。


    林修禹厨艺一般,又多少年没吃过正儿八经的熟食了,所以恢复成人类之后,生存能力不是问题,毕竟还是超能者,但是做饭就成了一大难题,毕竟他只会几样简单的菜而已。他来到这小镇之后,买了这间房子,又跟邻居讲好,每月给他们一些晶核,让他们帮忙解决一日三餐。


    这个女孩就是邻居家的女孩,才二十一岁,末日刚刚到来的时候才十四岁,能活到现在极不容易。如果不是家里的哥哥和叔叔都是新人类,估计女孩不是被吃掉就是被糟蹋了,不会像现在这般天真单纯。


    女孩名叫彤彤,家里三餐都是她和舅妈在做。从林修禹出现开始,她的工作就变成了为他做饭、送饭。在这个偏僻的小镇生活了七年,她见到的人非常有限,同龄的男孩更是稀少。林修禹是她这几年来见过的最帅气的男人,所以小姑娘春心萌动了。


    毕竟年纪小,有点心思都摆在了脸上。估计除了瞎子,都知道她什么心思。可是林修禹却没有反应,好像一无所知一般,这让她原本乐见其成的家人并不看好她。人家的意思太明显了,对彤彤根本没有想法。劝又劝不听她,依然我行我素。


    彤彤痴迷的看着林修禹,没话找话跟他聊,从隔壁的大叔说到最近的改造丧尸计划,哇啦哇啦说个不停,然后羞涩的拿出一条穿着不知名动物牙齿的项链,脸红红的放到桌子上,“这个……这个是给你的。”


    林修禹本想拒绝,可是一想估计拒绝的话,这小丫头得念上好一会,为了图个清静,还是不要开口了,便继续喝汤。


    彤彤见他没有出声,自然当他是收下来了,越加兴奋激动起来,突然想到今天最劲爆的消息,两眼放光的跟他分享:“对啦,林大哥,你有没有听说,今天是夜幕结婚的日子呢听说新娘是天都基地某位将军的女儿,身份很高哦好让人羡慕呢,末日里的婚礼啊多么浪漫”


    林修禹早就喝完了鱼汤,耐心的听她喋喋不休说个不停。听到她这话时,他身体忽然一僵,低下头眼神晦暗不明。他噌一下站起身,冷冷的说道:“我要出去了。”


    彤彤明显感觉到他不高兴了,惶惶的站起身,窘迫的说:“那我……我先走了。”说完低头快步离开。她刚刚走出大门,就听身后嘭一声门被大力的关闭。她眼眶微红,吸吸鼻子暗自自我安慰:“彤彤没事的,林大哥只是今天心情不好而已,他不是针对你的。”


    林修禹失魂落魄的走到镇上唯一的一家酒馆,坐在角落里叫了一瓶酒独饮,这一坐就一直坐到了黄昏也没有起身,只是一瓶接着一瓶的喝。


    傍晚时分,狩猎归来的猎户一般都会选择来这里喝上几杯,算是缓解压力的一种方式,所以酒馆晚上的生意特别好。林修禹来的时候,酒馆里的客人极少,可是现在几乎是座无虚席。乱哄哄的环境让林修禹被酒精麻醉的大脑隐隐作痛,耳边听着他们大谈特谈第一佣兵团团长夜幕的婚礼多么隆重,宾客身份多么尊崇,就连华夏第一将军顾元城都到场了等等。


    林修禹听了忍不住发笑,一直笑一直笑。觉得心里很苦涩,他的爱情还在萌芽状态就被他自己给毁了,毁的丁点不剩,半点可能都无。他也曾经怪过千目,可是他如果没有存了那般心思,千目又如何算计得了他呢说来还不是他咎由自取


    他应该祝福夜幕和米沫的,他自嘲的笑了一下。


    过去发生的一切就像做的一场梦,有时他在想,做丧尸的那段日子是不是他的梦境,是不是只是他的幻想而已。


    别人都是一杯接一杯,而他是一瓶接一瓶,毕竟现下粮食昂贵无比,酒比粮食更贵,一般人是没资本像他这般牛饮的。


    后期老板上酒就上的慢了,生怕这家伙口袋的钱不够付账。所幸,林修禹在彻底喝醉之前,丢出一袋高级晶核,有了这些,老板是不需要担心他赊欠酒账了。


    林修禹喝到就要神志不清了才摇摇晃晃东倒西歪的往家去。那不到六十平米的房子,就是他现在的家。他脚步的踉跄的走向自己的房子,隐约看到黑漆漆的门口似乎站起一个人来。他也没有在意,晕晕乎乎的走过去。


    “林大哥……”彤彤娇声唤他。


    林修禹惘若未闻,从兜里掏着钥匙,找了半天才找到,拿出来之后怎么都对不上锁眼,彤彤伸手过去,小声说:“我帮你。”她拿过钥匙,开锁推门,倚着门框站着的林修禹一个不稳踉跄着险些摔倒,彤彤赶紧上前扶住他,关门送他到床上躺好,继而忙着打水沾湿毛巾给他擦脸。


    林修禹被凉意刺醒,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眼前只有模糊的影像。彤彤见他睁眼,冲他微微笑了一下,“林大哥,你好点没有?”


    林修禹感觉五脏六腑都火烧似地,喉咙也被酒精烧得干巴巴难受,低声呐呐:“水……”


    彤彤赶紧快手快脚的倒好水送到林修禹面前,看林修禹似乎都坐不起来了,先把水杯放一旁,然后费了好一番力气抬起他上身,然后把水杯递到他嘴边,柔声说:“喝吧”


    林修禹就着她的手咕咚咕咚将整杯水都灌了下去,这才觉得舒服了些,视线也清晰了不少,只是看人还是有点模糊。他也不关心身旁是谁,眼中满是落寞和孤寂,自嘲的笑了起来。


    他身上的酒味那么浓重,彤彤自然知道他是借酒消愁去了。再看他现在的样子,心疼的不行。“林大哥,你为什么心情不好?你可以和我说说的,我虽然帮不了你什么,但是我可以做一个很好的听众。”


    如今丧尸少了,变异兽数量得到控制,所以冒出了许多小作坊制作生活用品,这些用品也不再那么昂贵,一般人都消费的起。比如沐浴露。彤彤身上就有一股淡淡的沐浴露香气,林修禹闻了不禁想起某个山洞中,曾经唯一一次与米沫的亲近。


    他抬起眼没有温度的看彤彤,“帮我个忙吧”


    彤彤被他冷冰冰的语气吓到,怯怯的问:“什么忙?”


    林修禹猛的将她一拉,给扯到床上,接着身子一翻,直接压在彤彤的身上,惹得彤彤惊呼一声,惶恐的推拒他的胸膛。林修禹淡淡的说:“陪我睡一晚。”


    彤彤闻言一愣,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林修禹的吻凶猛的落了下来,这才手足无措的挣扎几下。林修禹停止亲吻,冷冷看她。彤彤被他看的身体一僵,心里难过的要死。或许,这是他们唯一一次肌肤相亲的机会……彤彤将双臂放在身旁,闭上眼睛任他作为。林修禹见状眼神微闪了两下,低下头吻在她颈窝上,动作粗鲁的撕扯两人身上的衣服,很快,两人便坦诚相见,林修禹不甚温柔的在她发泄自己的欲.火,在短暂的激情中寻求心灵的解放……


    等林修禹发泄完睡着之后,彤彤艰难的爬下床,捡起自己破碎的衣服穿上,留恋的看着林修禹的睡颜,最后流着泪跑了出去。


    林修禹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他揉了揉宿醉发痛的额头,准备起x下地。刚刚掀开被子,就发现床单上的狼藉。鲜血、精.液……昨晚的记忆慢慢回归大脑,他想到那个单纯的女孩竟然被自己玷污了,只觉得心烦气躁。


    这时房门响了。林修禹速度穿衣跑去开门,发现是彤彤的舅母给他送午饭来了。林修禹心虚的问道:“彤彤呢?”


    彤彤舅母回道:“她人不舒服所以没来,等你吃完我再来收拾。”说着人就出去了。


    林修禹想着尽量补偿她吧不然还能怎么办,希望不会毁了这个女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