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 > 穿越言情 > 妹妹 > 尾篇:认亲是这么认的吗

由于准爸爸的产前忧郁症一直在发作中,至今无痊愈迹象;加上孟家大老们一致施压,所以孟红歌在怀孕一个月之后被迫开始放产假,夫妻两人被打包回孟家大宅安胎。孟红歌原本的职位由孟冠人暂代,他这个当人家哥哥的活到现在终于有点用处…除了给妹妹阴影之外,现在还能帮上忙,算是一大进步。

虽然说新上司能力高强又好相处,交际手段厉害得下得了,但是梁霞衣还是希望美女上司早日回到工作岗位,她比较喜欢上司是女人啦!

今天是美女上司二十七岁的生日,她的朋友不多,也不喜欢找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来热闹,所以除了自家亲人之外,孟红歌只邀请了她的三个下属来参加这小小的庆生宴。

卓然望着上司怀有四个月、小肮已然凸起的肚子,忍下住问亲爱的小女友:“你什么时候生一个孩子给我?”他也想要有个孩于叫他爸爸。

梁霞衣一口香槟差点喷出来!交往几个月了,她暴力得非常习惯,出拳就往他肩膀捶去。

“先生,我们还没结婚耶!不要本末倒置好不好?如果你缺汽油,等会马上带你去加油站补一补,现在就先忍耐一下吧。”说完还抢过他手上的盘子,吃光盘子上的烤乳猪。

“明天法院开门,我们就去结婚。”他说得好顺口、好理所当然。

她眯眼睨他。

“我妈会哭倒红毛城给你看喔!”他就不能好好求个婚吗!牛哦?教那么久都教不来,真是牛牵到…不,不对,应该是:机器人搬出北极还是机器人!没救了!

“没关系,我们不住办毛城。”他常常去她家,由于正是怪卡遇到怪卡,负负得正,居然很快同流合污,合得不得了!已经被白爸白妈视为第五女婿看待了,白爸甚至想把一身起乩绝活倾囊相授呢!而这家伙居然没拒绝的意思,果真是怪人相见欢。

“哭倒古迹要赔钱的耶!”她瞪他。

卓然笑笑。

“我可以分期付款赔。就算白妈连地方法院也哭倒都没关系,我会付钱。这一点我已经知会过白妈了,前天她高兴的又哭了一场。”

惫真的咧!这家伙越说越不像话,还是找些东西让他吃,顺便请他闭嘴吧!随想随行,她马上走向食物区,决定要拿两大盘他爱吃的美食回来撑晕他。

卓然原本欲跟过去,但是赵永新唤住他:“卓然,刚刚阿勇打我手机,矮子明提供的线索有一点眉目了。”由于老大现在全副心神都放在大嫂身上,他们这些人依然忙于追寻大哥妹妹的下落,但已经不再事事回报大哥,想让大哥安心陪大嫂养胎,其它小事他们一同揽下来忙便成。

加上这几个月又有冠人大哥与洛洛小姐全力帮忙,他们采得的讯息变得快速而有效得多。

“如何?”卓然问。

“大哥的妹妹有可能当初被卖到台中的私娼寮,当年台中最大的私娼寮又以一个叫“妓姨”的女人为大宗,她专门做那些变童癖老色鬼的生意。”

“找到那个叫“妓姨”的老娼了?”

“嗯。但是她现在中风在床,脑筋也不太清醒,被安置在老人收容所,问她什么话都没法得到答案。”

“那这条线是断了?”卓然突地一问:“是谁送她去收容所的?她有家人还是朋友吗?”

“没有。听说是一个警官送她去的,已经是十五年前事了。找不到什么记录可看。而且当年那位警官也过世了。”

“那就棘手了,根本是所有线索都断了。”卓然皱眉,叹道:“这礼拜天我下台中一趟。你把那位警察的资料给我,我请水晶姐帮忙,她警界认识的人很多。”

“白水晶吗?她现在人在台中?之前不是听说她去美国探亲?”

“探回来了。我昨天收到她的电子邮件。”

“那好,希望你有好消息带回来。”赵永新道。

两人看向大哥大嫂的方向,很为他们目前好不容易得来的恩爱生活寄予祝福,更希望他们一直甜甜蜜蜜到白头。

如果…能帮大哥找到妹妹,那他的一生就算活得圆满了吧!

“对了,大哥的妹妹本名叫什么?”卓然不大记得了,赶紧问一下。

“汉名叫高雪颐,原住民姓名叫夏丽。”

夏丽?还是有人下痢(拉肚子)?梁霞衣走近时只听到最后一句,觉得这两个字好奇怪,也…好耳熟喔。

奇怪?是在什么地方听过吗?真的很熟耶!.

另一边,由于夫婿去替她端牛奶,孟红歌被安置在舒适的沙发上坐着。难得的一个人。

加班完赶回来的孟冠人很自然成为众兄弟姊妹们包围的目标,下过手上抱着一人高布娃娃的孟冠人很快打发掉所有人,往红歌的方向走过来。

“送你。生日快乐。”他道。

那是一个可爱的布娃娃,而且是仿照她六岁时的长相所做出来的Q版娃娃,非常可爱、非常地独一无二,全世界没第二个了。

她咬住唇,眼眶湿了。自从三个月前她对他无理的发飙之后,一直懊悔着,也一直想跟大哥道歉。她不该把自己的不幸、挫败、嫉妒全倒给无辜的大哥去承受。她把他的优秀当成对不起她的原罪,是她太狭隘、太过分了。

“大哥,对不起…”她是…很喜欢很喜欢这个哥哥的。她一直是以有这个了不起的大哥为荣的,身为他唯一的亲手足,她多么骄傲呀!

孟冠人笑了,一贯的俊逸迷人,轻搂住她道:“我记得的,是六岁的你,好可爱、好爱跟着我,甜甜叫着“哥哥”。红歌,你是我妹妹,别说对不起,懂得发脾气〖尔撒泼,才是当人家妹妹的本色。这是洛洛与我一同设计的生日礼物,也是赔罪。你说对了,就算你们相爱,也不该由别人来干预自身感情的事,对不起,红歌。”他道歉。一生风光顺遂、吊儿郎当的孟冠人诚心的说出歉意。

“大哥,别…”

“我们接受你的道歉。”耿介桓搂住妻子的腰,并将她带出别个男人的怀抱。

孟冠人要笑不笑的看着最近让他很手痒的家伙。

“你接受得很大方嘛。”欠扁的家伙!

“哪里。”外边解决如何?太久不练筋骨会生锈。

两个男人很有默契,一个将妻子扶坐在沙发上,另一个扬声唤道:“霞衣,过来陪你美女上司聊聊。”

“喔。”梁霞衣闻不出火葯味,愉快的走过来。但是仍有三分迷惑的心神仍在想着“夏丽”这两个字。真的很熟耶…

想不起来,真是讨厌!

榜!不想了啦。

想想想,忍不住贬去想…

然后,时光飞逝、岁月如梭。

咻一下,已经是第二年的四月天。医院妇产科的众多新生儿里,其中有一位叫做耿喜柔的小女娃诞生于世。乐坏了好多人,已经确认这位小娃儿将有个备受疼宠的未来。

“哇!懊可爱!”十来个人趴在育婴房外的玻璃上对一个睡眠中的小娃娃流口水。

“红歌真好!真的愿意把孩子取名为喜柔耶,我叫静柔,她叫喜柔,以后可以当好姐妹。”

“那是瑰取的名字,你别自己揽功。再说孩子以后叫你舅妈或姑姑,不是叫姐姐。”

叽叽咕咕,大伙吵成一团。

卓然也趁今天周末偕同女友与赵永新一齐来医院,主要是想告知大哥最新探听到的消息。

“我想结婚。”卓然想好久了,戒指也早就套进霞衣的手指,但是因为想帮大哥找到妹妹,一切不得不按捺下来,好哀怨呀!

“想你个头!惫早啦!”粱霞衣觉得再过三年都不迟。哎…她一直在想“夏丽”觉得就快想起来了说,就差那么临门一脚…

他们三人看过娃娃后,直接往病房走去。

“大哥。”正好耿介桓从病房里走出来,手上大包小包准备拿回去换洗的衣物。他们叫着。

雹介桓问道:“情形如何?从梁天发那边的人脉去找,都没下文吗?”

咦?粱天发?梁霞衣脑中“叮咚”一声,终于想起来了!榜!真是干辛万苦,那两个字折磨了她四、五个月,总算给她想起来了喔!

“没有。因为梁天发殉职后,夏丽小姐就被送到孤儿院,辗转许多家,有些还是没登记的。”也就是说,至今一无所获。卓然脸色沉重。

雹介桓轻叹:“也许我该放弃了,她也许已经不在人世了…”他打开门让他们进去探望妻子。现在,他有妻小就够了,他会学着释怀的,这样的遗憾…

“霞衣,你们来了?快坐呀!”孟红歌喜悦的招呼着。

…“啊!”梁霞衣突然贯通任督二脉般大叫!

卓然紧张问:“怎么了?不舒服吗?”幸好这边是医院,很方便求医。

梁霞衣张大嘴巴,看看耿介桓,又看看孟红歌,啊…那个…她要怎么说呀?呜…她不敢说啦!懊奇怪喔!

“霞衣,怎么了?”孟红歌伸手拉住小女生,让她贴着自己,问道。

梁霞衣左看右看,咬牙弯身附在上司耳边轻道:“我、我以前的名字就叫、就叫、夏丽啦!”

孟红歌一时没有联想其它,只脱口问道:“你以前叫夏丽?那又怎样?”

不过当她这么说时,其他三个男人已然变成雕像。

梁霞衣没敢看过去,小声说着:“以前收养我的警察伯伯就叫、就叫梁…梁天发啦!”

颁轰轰…病房里彻底石化,只余下一个手足无措的梁霞衣…这位以前叫做夏丽,听说是耿介桓失散多年的妹妹的人。

妹妹,找到了!所有人以变身为石像庆祝之。呜…那她呢?该怎么办啦!

认亲是这么认的吗?谁来教教她呀!拜托…

-全书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