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 > 穿越言情 > 囧囧后宫记 > 第四十九章 终局(下)

第四十九章终局(下)

看见的鞭子的时候,我第一个感觉是丞相终于出手了,但是声音却是从我身边响起来的,我惊讶的转过头,却发现是贵妃娘娘使用鞭子阻止了陛下的手,并且站了出来。不过丞相也说自己的能力是穿越后和贵妃学的,那么同样使用鞭子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我比较好奇贵妃到底想要做什么?毕竟。根本不属于这个国家的她,当然不是出于拯救陛下的意思才出手的。

不仅仅是我好奇,事实上大多数人都奇怪的看着她,不管皇上身上有没有猫腻,明显这里有国师和太后在,就算真的弄出了什么来。这样大咧咧的站出来,只能说是和太后国师作对,以后也基本上不要在后宫混下去了,所以其他人都似乎很惊讶贵妃会那么做,甚至连太后都愣了一下,冷声说道:“无礼,你……”

贵妃甚至没有给太后说完的机会,只见她用力的一抽鞭子,却分明对着德妃使了个眼神。这让我愣了一下,我一直以为沐楚是丞相或者因为其他人才进宫的,难道不是吗?只是,有德妃在,为什么贵妃娘娘还要辛苦的混进皇宫里来?更奇怪的是,那天晚上贵妃为什么要救我——或者说,她为什么没有命令德妃一定要把我带走?我可不觉得这位会平白帮助人,更不要说那天晚上德妃那仰慕的口吻了,德妃要是那样仰慕贵妃娘娘的话,她不就是那蕾丝么?

不过大概没有人注意到两位娘娘的互动,因为在贵妃一抽鞭子的时候,黑色的雾气就从皇上身上蔓延了出来。这时候。我注意到德妃做了个小小地手势,那黑色雾气的蔓延速度比起我两次看见黑雾,都更加的迅猛。即使再迟钝我也反应了过来,这些雾气总是真地是从皇上身上出来的。但大多数恐怕还是德妃以前收集地。

我就说,她们怎么知道皇上被控制了,就算皇上被控制,权杖上可是初代君王的禁制,即使是皇上。也没有违反的资格。只是现在这诡异的黑雾一蔓延,事情完成变成了不同的性质。

没有人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看着黑雾蔓延开来,反应最快地是中郎将,他一把把皇帝陛下从黑色的雾气中拉扯了出来。皇上的身体颤了颤,脸色苍白,只是不知道是因为最近因为修养回来,还是因为自尊心的影响,他并没有像上次那样昏过去。而是很坚定的站直了身体,而国师也在最初的一愣神后反应了过来,他立刻的站起身。却毫不犹豫的护在了陛下身前。

“过份……始终是……皇兄……重要吗?”

断断续续的女音从黑色地气息中蔓延出来,比起前两次听见的女音。这次的声音变得清润了许多。甚至可以和玉树公子那美丽地音色相提并论。而伴随着这个声音,太后那边发出了很大的声响。不过似乎没有人还有心情顾及太后地反应,因为那团黑雾慢慢地凝聚,先是修长的美腿,然后是纤细地腰身,丰满的胸部,优美的颈部曲线,再就是和皇上几乎一摸一样的脸孔。

美人!笔!纸!

凌云对美丽的觉察程度太低了啊!什么气势不如陛下,只是柔弱佳人,仔细想想,在丞相手里被蹂躏了十多年之久,长得如此美丽却没有被丞相吃掉,最后企图强迫国师的女人,会是那么个柔弱佳人吗?!看她那微微拧起的眉头间蕴含的疯狂,看她眼波流转间闪过的一丝黑暗,看她粉嫩的嘴唇间微微带有的小小讥讽……

所以说,所有男人都是美色当前,就不知道自己骨头几两重的东西,就是我那凌云,在这样的美女面前,也无法觉察到柔弱外表下蕴含的东西。当然皇上他们没有看出这个美女的本质,最后导致悲剧的发生,简直可以说是无法避免的结局!

不过娇弱美女表情下隐藏的黑暗,也是让人无法拒绝的元素之一,不那么纯粹的娴静温顺,再带上那么一点有意无意流露出的疯狂和黑暗,那气质和魄力简直可以瞬间夺走别人的呼吸,和皇帝陛下的威严和魄力有着不相上下的吸引力。

之前在禁苑偷窥到前淑妃虐待大皇子的时候,中常侍曾经带着很诡异的气质出现,那气质和中常侍的脸孔格格不入,现在看来,当时的气势应该是从这位公主的怨气中汲取出来的。

完美的容貌,完美的身材,完美的声音,完美的气质,即使性格有点小小的偏差,但任何雄性都会故意忽视这一点小毛病的吧?即使再善妒的雌性,也只能在她面前甘拜下风。

面对着这样的公主,国师却一点放松的意思,或者是经历了太多的岁月,或者因为本身就是美人,国师毫不怜香惜玉的回答:“区区鬼魅,有什么资格和我国的国君相提并论,还不快快退去!”这么说着,国师轻轻的一摆手,白色的光芒便对着黑雾化成的公主扫去。

公主的身体虽然因为白色的光芒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但是公主本人却好像一点也不在意似的,忧伤的看着国师,用和玉树公子抓狂前类似的语气询问道:“可是,当年我并不是鬼魅吧?为什么你一定要选择皇兄?为什么一定是她?为什么?为什么?”在这么问的时候,黑色的雾气也在填补公主身体上的巨大窟窿,公主的身体一下子就恢复原状。

这样一说,之前丞相也说过,也进行册封仪式,必须解开法杖的封印,只是在没有皇上帮忙的情况下,国师本人已经几乎耗尽了力量,所以现在是这个鬼魅公主最好的对付国师的时候,何况,还有人专门收集了公主的全部怨念。给她加强了力量。难道她们早就策划好了这一切?我皱着眉头望了一眼三位妃子,其中本来和事情无关地淑妃已经吓得几乎站不直身体,贵妃正拿着鞭子。紧紧的望着那边事情的进展,估计在寻找下手地机会——当然。是对皇上或者国师下手,她当然不会对那公主出手。而德妃却紧紧的盯着我,见我转头望过来,她也不回避我地眼神,反而冷哼了一声。一脸不屑的模样。

我到底哪里得罪了这位气质美女?

只是现在思考这种问题已经没有意义,比起德妃来,更令我在意的是广场上其他人,除了一开始的恐慌外,这些人的反应太过于迟钝,即使是训练有素地中郎卫们,都眼神有些发直,显得相当不知所措的样子,似乎被什么给控制住了。

可以控制其他人。那么凌云和凌雪——我慌忙再次望向太后那边,发现大皇子正呆呆的看着公主,二皇子则着急的拉着他的手。在阳光的反射下,他的周围有很多银丝闪着光芒。就如同蜘蛛网一般。完完整整的把太后那边包围了起来,凌云和凌雪也当然在那些偶线的保护范围内。

说起来。大皇子毕竟拥有超强地无效化能力,也就是说,鬼魅也好,法术也好,都对那边攻击无效,再说那里也不是攻击重点,有擅长操偶术的二皇子和武功还算不错的凌云在,那边反而是安全区。发现了这一点,我微微地放下心来,对着担心看着我的凌云微微一笑。

凌云却露出了更加焦急地表情,似乎想向我这边过来,这时候凌雪正站在凌云地身边,指着我似乎跟凌云说了什么,凌云露出了迟疑的表情,看了看我,移动了两下脚步,再转头看了看凌雪,然后摇了摇头,没有再动,转头对凌雪说了什么,凌雪愤怒地踢了凌云两脚,自己先气喘吁吁了起来,垂着眉毛走到了一边,而凌云继续望着我。

大约凌雪是让凌云过来保护我,只是凌云觉得凌雪更柔弱,所以还是选择凌雪那边吧?做得好!毕竟和至少身体还算强健的我比起来,病弱的凌雪确实更值得保护……奇怪,怎么觉得有些不舒服呢?我再怎么不济,也不至于吃自己妹妹的醋吧!还是因为自己弟弟。

我奇怪的寻思着。

在我东张西望的时间里,国师却没有回答公主的问题,他的脸上出现了短暂的犹疑的表情,然后用冷淡的口气说道:“确实,以能力来算,你和皇上不相上下,但是……”

“但是什么,就因为我是林慕养大的吗?我分明说过,如果是国师大人的话,我随时背叛他也无所谓!”喂喂,公主你这话说得太直白了,我们丞相的面子要挂不住了。我好笑的看了丞相一眼,正好见他似笑非笑的脸因为这句话僵了一下,之后注意到我的目光,便对我吐了吐舌头。

对我装可爱有什么用,这么失败的养成,林慕你就不觉得羞愧吗?我忽然理解丞相为什么对他这个所谓的女儿的感情会那么的复杂的原因了。

那边,国师虽然有些气弱但是却非常坚定的回答道:“总之,只能是他……”他的口气,也有些心虚的成分,却避开了公主的眼睛。

只是看见国师对待公主鬼魂的态度,我倒是理解了国师当年选择皇上却不选择那位公主的原因——虽然国师除了这里不知道还有哪里可以去,所以很自虐的愿意留在这个国家,但是不代表他喜欢被人欺辱,尤其还是自己选择的君王欺辱。于是比起对他过于执着的公主来说,国师当然会选择对他感情比较纯粹的皇上。

事实上,陛下对同性恋那种不以为然的态度,也应该是国师的教育成果才对。

可惜被满脑子邪念的丞相养大的公主,大约无法理解国师的想法吧?她从丞相那里大概只能学习来积极的追求态度,结果导致国师越逃越远,在屡屡被拒绝的情况下,这位公主终于选择了国师最无法忍受的强迫手段。于是被抓狂中的国师打到了灰飞烟灭。听见国师的回答,公主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她大约不止一次听见这个拒绝了。于是她冷冷地说道:“那么……我就成为皇兄好了。”

唉?这个说法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就看见公主化成了黑色的雾气,分成了两边。反而避开了国师,向着皇帝陛下那边涌去。中郎将虽然一下子抓开了陛下。并且对着黑雾横扫了一剑,但显然再高的武功也对鬼魅没有办法,反而被黑雾所包围,像我上次一般地被定在了原地。好在一道黑影飞快的闪进了黑雾里,将中郎将拖了出来。我定睛一看,却是门主大人。

“你在做什么?他可是你地兄长!”国师手里散发的白光,向着黑色的雾气攻击过去了,嘴里还这样叫道。公主的反应确实挺出人意料,我还以为她会对怨念的国师下手,没有想到公主攻击地是皇帝陛下,难道她想要侵占皇上的身体,然后以皇上的职权占有国师。

哎呀,哎呀?哎呀!那不是BL吗?皇上的身体和国师……不对,我不能那么没有节操(你有过吗?)。作为正直的同人女,我不能轻易的接受女变男这种投机取巧的方法!

灵魂才是最重要的!灵魂!

“兄长?他杀死我的时候,怎么没有觉得自己是我地兄长?他杀死父皇的时候。又何时想过他是父亲的儿子?”黑色地雾气里传出了公主的声音,愤愤然地叫道。它甚至闪都不闪开皇上地攻击。直接对着皇上涌去,国师的攻击似乎对它根本没有作用。

是皇帝陛下杀死了公主?不是国师吗?不是说暴走地国师……

“杀你一万次都是便宜你的。”偏偏这个时候。皇帝陛下一点退让的意思都没有,只是冷冷的说道:“不说你那肮脏的身体碰到我,你以为我在卷入国师的记忆的时候遇到了什么……那些恶心的东西光是想起我就反胃!杀你,或者父皇又算什么,如果可以的话,我简直想要把祖坟里那些肮脏的东西拖出来鞭尸一万次,并且把自己身上的血换个干干净净!”

听陛下的口气,当年国师进入失控状态,而被国师附身的皇上也因此进入了国师的回忆,并且亲身经历了国师记忆里最黑暗的部分……现在我理解皇上对解放国师的执着了,他的执着个不是因为同情,而是一种感同身受后的自我解脱。只是在皇上那么说的时候,黑雾却几乎包围了他,只是陛下身边似乎有层看不见的墙壁,使得鬼魅没有办法立刻近身。虽然没大皇子那么强,但皇上身上也有无效化能力,所以鬼魅的法术对他是无效的。只是贵妃终于抓住了机会,只见她嚷嚷着:“皇上!”鞭子却对我们的皇上甩了过去,显而易见的,她的攻击目的正是陛下。可惜她的鞭子只是靠近了陛下,另外一道鞭子却缠住了贵妃的鞭子,就听见丞相那永远让人听了就不舒服的声音响了起来:“老太婆,你不要多管闲事。”

“你——”贵妃瞪大了眼睛,手里运上了暗劲,显然和丞相进入了较量状态。

我再看了眼德妃,她还盯着我看,那直直的目光让我很有些发毛。她不上去帮忙吗?她的任务难道就是这样看着我?还是说,她根本看上我了?伤脑筋,虽然我第一世是男的(而且是未发育的正太),但始终女性自我认知大于男性的,对美女比较没有感觉……不知道是不是我最后的想法被德妃感应到了,她瞪了我一眼,转移了开了目光。

而对于丞相和贵妃的对峙,公主的鬼魅却叫了起来:“林相,你也……护着这个男人吗……果然,一定要杀掉他……一定……”这么说着,那些黑色的雾气却剧烈的撞击着那看不见的墙壁,和皇上的距离越来越近。

“皇上!”看着自己的攻击无效,国师飞快的一扬手,一把扇子落到了陛下的手里,陛下古怪的把扇子打开,却看见上面红斑点点,赫然是我画的梅花扇,而国师着急的对着我叫道:“凌钱,快解开皇上身上的禁制——”

“不用。我几乎全部回想起来了——如果没有这把扇子,没有在黎零身上试验过,百分之一百对皇族有效。我还真不敢对父皇下手呢!”皇上展开了扇子冷笑道。

原来所谓的因为那把扇子,所以下定了弑父地决心是这么一回事吗?

这么说着。陛下平举起扇子,向着那黑雾扇了过去,狂风带起花瓣,卷向了黑色的雾气,似乎一口气可以吧雾气刮跑的感觉。事实上。也确实刮跑了……不,不是刮跑,而是看见那把扇子地时候,鬼魅公主就已经开始逃跑,并且哀嚎道:“佩梦的扇子,杀死地凶器,不——

唉,等等,这个逃跑的方向?

“凌钱!”“姐姐!”

我似乎听见了好几声叫喊。但从指尖到头发都凉冰冰的,无法动弹,只感觉到自己的嘴自己呵呵的笑了起来:“你们似乎很痛惜这个女人。舍不得杀了她吧!呃,奇怪。她好像并不那么认为。她觉得你们在利用她……什么嘛!明明清楚自己地身份,为什么一点都不觉得委屈呢!”

我为什么要觉得委屈。我也是想要利用别人画画而已啊?硬要得到回报的感情,无论对施与者来说,还是承受者来说,都过于沉重了一些,有些距离不是正正好,我很喜欢这样的关系。

话说回来,我这是被附身了吧?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公主的感情呢……恩?

“……我不懂!算了,不管这种贱民是怎么想的,不过她似乎也蛮特别,魂魄和国师大人类似,却拥有有趣的能力,使用她绘画的扇子,皇兄你也……啊,你在干什么?”鬼魅的公主尖叫了起来。

“不要乱动!”我愤怒地叫道,一下子蹲在了地上,从袖子里掏出纸笔,飞快的开始画画。

原来附身是那么好的一件事么?可以清楚地感应到公主的所有感情,因此对她地了解越来越多,可以绘画地东西也越来越多,清楚的,细致地美好感觉,无法抗拒的从指尖宣泄出来,我爱死这个感觉了。

回头,让国师附身我一次看看吧!

“啊……不要,不要!不要……这是什么?”似乎有人在旁边叫着什么,不过影响不了我的思路,在勾栏院里,比这个离谱一万倍的声音我都听过!

我只要继续画画就好了,把想要画的画出来,美丽的神经质的公主啊!

当我收起笔的时候,却发现公主已经脱离了附身状态,跪坐在我的面前,脸色绯红,不停的喘着气,那个表情好像被强暴了N遍似的。我呆呆的看了她一眼,在看了眼所有古怪的盯着我看的其他人,古怪的问道:“哎呀,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公主愤怒的叫道,身体再次雾化,向着我卷了过来,不过我一挥画纸,同样的黑色雾气从我的画纸里蔓延了出来,和鬼魅公主卷成了一团。这次画里的不是我收进去的魂魄,而是我绘画出来的杰作,是我创造的东西,它和公主相同,却又不同,能被我控制,却拥有和公主类似甚至更高的战斗力。

再然后,把之前想的权杖上施加更高封印的事情告诉皇上和国师,这个事情就算勉强解决了吧?事后,我要皇上做我一天的素材,或者让国师附身在我身上……

“你觉得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们还会乖乖听你的话吗?皇上的禁制可是被解除了。”

“这确实是个麻烦……”我喃喃回答道,身体却忽然一僵,在我还来不及转头的时候,有一双手捂住了我的眼睛,然后当那只手离开我的眼睛的时候,我却置身于黑暗中,眼前只有一根绿油油的大黄瓜,正怒气冲冲的看着我。

“谁是黄瓜,给我看清楚。”像是知道我在想什么,那根黄瓜恼怒的说道。

我呆呆的举起了画笔,用画画的目光打量那根黄瓜,并不惊讶的发现那根黄瓜变成了一个美男子,真的,比我见过的一切美人都要好看的美男子。无论是皇上,国师,中郎将。丞相,两位皇子……等等等等,都无法与他相比。只是,当我放下画笔地时候。他就是一根黄瓜。

“凌前,你又变帅了啊!”我提着画笔,嘿嘿傻笑着说道。我唯一的弟弟凌前,世界上最奇怪的生物,明明是个帅哥。但是我不用画笔,就是无法看见他真实地长相,再加上他小时候一点都不可爱的事实,我很怀疑他是不是偷偷瞒着我去整容了。

“明明不提着笔,就根本看不出我长相地。”凌前冷哼着说道:“而且不要摆出一脸好久不见的表情来,我们明明已经见过两次了。”

“已经见过两次……啊,昨天在凌云那里,吃饭前遇到的黄……呃,帅哥是你啊。那打扮成那样,实在太帅了,我一下子没看出来。”我转过头。心虚的说道。我就知道凌云刚刚为什么还是选择顾着凌雪,一定凌前之前有提醒过他。所以他才没有轻举妄动。我偷望了一眼凌前不以为然的态度:“至于第一次见面。我就当作被狗咬了一口,我们都忘记好了。”

“你说谁是狗?“放心好了。不是说你,否则某人完事后把我放在那里,害得晚上我被其他两个男人XXOO,而且差点被鬼吃掉。”对我摆什么脸色嘛!我转过头,模仿着对方地表情,也冷哼道。

“我给你治好伤才走的!而且什么被两个男人,只有皇帝一个好不好?!而且我还听说你玩弄他玩弄得很开心,更何况,没有我派去的人,你以为你怎么逃生的?是你不愿意跟她回来而已。”凌前咬牙切齿的对我低吼道。

“你派去的?德妃?沐楚……?”我奇怪的说,可是沐楚不是贵妃的人吗?我呆呆的想了想,看着凌前大叫了起来:“啊,今天地事情你策划的?里通外敌?卖国求荣!”

“通你个鬼头,我看那女人似乎因为不明原因找我们家麻烦——看她的态度,那麻烦和你有关,这个我们回头再说,哼哼!当今皇上却准备利用她地样子,你大概不知道,我们家和别国皇族有关系,为了防止那个女人一不小心把我们卖了,所以我要给皇上一个把她灭口的机会而已,才假装助她。”凌前不以为然地说道:“本来计划是沐楚出手地,随便卖皇上一个人情。反正和皇族拉拉关系也没坏处,真不能让你和凌云卖身吧!虽然我觉得你根本卖不出去,但那皇上的爱好显然很诡异。”

“很诡异地不是还有一个吗?”

“那显然是你——”凌前气冲冲的大叫道,这时候我已经收起了画笔,他在我眼里就好像是一直气得涨红的黄瓜。没想到这小子气哼哼的吼了一句,然后冷声说道:“算了,发展到这个地步,我认栽,你和我回去!”

“啊,回去哪里?”看着自己的手被一把抓住,我才后知后觉的说道:“还有,你把我带来的是什么鬼地方?”

“当然是回老家结婚,做了就要负责……我明明更喜欢凌雪的,伤脑筋。”凌前喃喃的说道。

“呜……你想把爹娘气死吗?”我才不要回去,我还有那么多的美人没有画!

“放心好了,反正又不是亲的。你以为你娘真有那么那么好心给你爹纳妾,她要是有那个气度,可怜的凌云才不会被虐待成那个样子。”凌前冷淡的说:“这个事早点挑明,对凌云也有好处,作为爹爹唯一的儿子,那个老头不会对他那么冷淡的。”

“可,可是……”我呐呐的说道,只是弟弟忽然不是弟弟的事实打击得我实在有点反应不过来——这不是和拿乱伦来吸引人的三流小说一样吗?为什么弟弟忽然不是弟弟了呢?那么我去上了凌云会怎么样?这根本就是三流小说,还烂尾的……我的美人们啊!

凌前把我拎得那么紧,我看来暂时是逃不掉,只是……

我才不要回老家结婚!美女不必灰心,请仔细阅读攻略,后头再来,不过……全文完结)

完成度:

全部完成的:大皇子,二皇子,玉树公子,中常侍,凌云

差结局的:皇上,国师

完成度一半以上的:中郎将,丞相

完成度一半以下的:门主因为害怕殴打,于是补充*********“我非要这样画画不可吗?和勾栏院有什么区别?”在黑乎乎的房梁上,放着一盏小灯。一个还算清秀的少女不满的向着身边的帅气男子抱怨道:“这样太辛苦了!”

“要是不满意的话,你就别画。”帅气男子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冷声回答。

“呜呜呜呜呜。”女子发出了可怜兮兮的声音,继续向下望去,只见缝隙下面,在金碧辉煌的大殿里,穿着龙袍的青年正和穿着红衣的美人说着说着。

女孩看了一会儿,开始趴在灯旁的纸上飞快的画了起来。

而女孩身边另外一个穿着白衣的少年呆呆的看了那女子一会儿,冷哼道:“结果,都让前哥你捡了便宜,怎么可以这样的?”“这种便宜我才不想捡!”帅气男子立刻低吼道,不过他依然压低了声音。

“不过满街的通缉令,这样好吗?”白衣少年装作没听到男子的低吼,冷淡的说:“那皇帝似乎不抓到姐姐不罢休啊!”

“我还没有跟他算碰了我女人的帐呢!让他找一辈子好了。”帅气男子不以为然的回答:“何况所谓的皇族,很快就会把这种无关紧要的人物忘记的吧!”

“是吗?”白衣少年说道。

两人同时望向趴在地上满脸兴奋的画画的少女,同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