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 > 穿越言情 > 穿成七零白富美 > 第260章 第 260 章


谢执拿着部队结婚报告在清大硬核求婚,成了整个清大的佳话,到了最后,又不少人调侃。
结婚吗?拿部队结婚报告来?
不然不结!
至于当事人,从学校离开了以后,就彻底消失了,消失在了京城。
谢执带着秋秋,全国的跑,把她想去的地方,没去过的地方,全部去了一遍。
作为这么多年,没能陪伴着秋秋的补偿。
每到一处,他就会给秋秋拍着无数张照片,有些临时洗出来以后,就寄到了京城去,叶建国收到照片,有些酸,“这臭小子,他倒是好,要结婚了,跑的没影了,把我们留在京城,累死累活的!”
沈秋萍接过照片看了看,她瞧着照片上的少女笑面如花,她心情也跟着愉悦了起来,“你瞅瞅,你闺女这么高兴,你还觉得累吗啊?”
叶建国不吭气了,他一个人想了半天,没忍住一个电话过去,交代,“秋秋既然高兴,你带着她多出去跑跑,我记得这个季节枫叶好看,你带着她去庐山看枫叶!”
顿了顿,他叹口气,“至于婚礼,有我们操心!”
谢执挂了电话,他瞧着还在睡的发沉的秋秋,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把被子角掖好了以后,这才去了楼下,买好了早餐。
把秋秋给被窝里面捞出来,他哑着嗓音,温柔,“秋秋,醒醒,我们要去下一站了看枫叶了!”
秋秋困的很,她眼皮子都睁不开,张着嘴,由着谢执一勺一勺的喂着,等着一碗粥喂完了,她才迷瞪瞪的,“你说我们要去哪里来着?”
“去庐山看枫叶!”谢执拿着手帕给秋秋擦了擦嘴角。
这下,秋秋哪里还睡的住,立马跳了下来,一阵收拾。
谢执和秋秋两人,一路从北到南,从南到西,转了大半个华国以后,回到京城,已经是十一月份了。
叶建国他们瞧着,这一趟出去,人不仅没瘦,反而还丰腴了几分,这才放心了去,知道这孩子在路上没受到罪。
家里的婚礼已经准备好了,就差新郎和新娘了这两个正主了。
只是叶建国没想到,自己那个儿子,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龟毛。
谢执在瞧着婚礼的布置场景以后,不满意极了,当即亲手动了起来,等到结束了以后,等于说是把叶建国和谢致远两人准备的东西给拆了个七七八八。
他这般样子,可把叶建国给气了个半死,“你个死孩子,早知道这样,我们就不动手布置了??”
谢执睨了他一眼,理所当然,“我的婚礼,自然要我自己来布置!”间接的意思,谁让你们管不住手的??
叶建国,“——”早说啊!
早干嘛去了。
眼瞅着父子两人要打起来了。
还是秋秋在中间调和,这父子才卸了脾气。
转眼间。
就到了婚礼的当天。
这场婚礼,提前了几个月开始准备,请帖也早早就派发了出去。
这次婚礼的场地,并没有选择在叶家饭店待客,而是谢执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套阔绰的四合院,据说那四合院在一百年前是亲王府,而且那亲王府的一对主人,美满一生。
谢执自从打听到了这消息以后,立马把原本定在饭店的位置给撤掉了,选择在这亲王府举办婚礼,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亲王府的寓意好。
秋秋听了以后,嘴角抽了抽,但是到底是知道,谢执是为了她,倒是没说话,只是暗戳戳的等待着当新娘子就好了。
亲王府很大,那青钻琉璃瓦上面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至于秋秋,她从哪里出嫁,成了叶建国和谢致远两人争吵的对象,两人都想让秋秋嫁从自家走,谁都不肯让步,到最后,还是秋秋一下子拍板,“就从叶家!”
她的亲朋好友都在叶家,至于大院谢家,虽然是认亲了,但到底是不熟悉的居多,而且,她也不想大婚之日被两个谢家的婶子挤兑,何必呢!弄的不开心。
有了秋秋发话,叶建国和谢致远不争了。
秋秋从叶家出门的这天,叶家宾客满朋,沈家的人,谢家的人,叶家的人,连带着赵淑芳他们在红旗生产大队,也不禁千里迢迢的赶到了京城来,就为了给秋秋和谢执这两个孩子贺喜。
至于叶家二房和四房,叶建国没邀请,但是二房的叶保民和四房的叶建设却是拖着赵淑芳他们送了礼的。
赵淑芳把礼物一交,松了一口气,“老三,这可是老二和老四非让我带给秋秋和谢执这两个孩子的!”
叶建国瞧了礼物,收了下来,“没事!”有了这话,赵淑芳就放心了,她去了新娘屋子一看,好家伙,不过是一两年没见,秋秋这孩子,竟然生的这般漂亮。
她有一种,一进屋子,满堂生辉的感觉。
秋秋瞧着赵淑芳,她拽了拽自己身上的繁琐的喜服,“大伯娘!”
赵淑芳抬手轻轻的摸了摸秋秋的发顶,她感叹,“一转眼,都要嫁人了,成大姑娘了!!”
秋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您也快给几个堂哥娶个媳妇呀!”
说起来,他们老叶家,就她和谢执两人成家最早,其他的几个兄弟,都还单着呢!
赵淑芳笑了笑,“孩子们大了,我管不了,由着他们去吧!”
这般说话的功夫。
外面的新郎就已经带着伴郎上门接人了,热闹的不得了,玉小鱼她们作为伴娘,这会有义务也有责任要守好大门,不让那新郎亲轻而易举的把新娘接走。
于是,玉小鱼贴在门口,小心翼翼,“来了,来了,快快,把门堵好了!”
她一招呼,付立春她们几个立马站在门后,把门给按的严严实实的。
秋秋瞧着她们严阵以待的样子,有些哭笑不得,心里却是紧张的,手心里面都是汗,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那红包塞了一茬又一茬。
玉小鱼她们各个眉开眼笑的,只是,却没这么容易放过外面的新郎,她笑,“新郎官在不在??”
她的声音清脆悦耳,如同百灵鸟一样。
这么一喊。
外面的伴郎们,浑身一激灵。
钱**更是推搡着谢执,让他赶紧回答。
谢执抿着嘴,答道,“我在!”
玉小鱼摇头晃脑,“你喜欢新娘吗?”
“有多喜欢?”
这种问题,实在是有些露骨了,玉小鱼一问,现场轰然一笑。
谢执看这门,仿佛能透过那一扇门,看到里面坐着的新娘一样,他答,“不是喜欢!”
“是爱,我爱她!”
他这一回答。
现场气氛更是推到了高,潮。
玉小鱼回头,对着秋秋挤眉弄眼,秋秋的脸都红了,她低声,“这下可以放人了吗?”
玉小鱼轻笑一声,“新郎官,你听到没,新娘心疼你了呢,让我放人!”
“姐妹们,你们说,我要不要放啊??”
谢执先是一喜,接着就听到门内回答,“这可不行!”
他脸色一黑。
就听到玉小鱼说,“在回答我三个问题,回答的好,我现在就给新郎官开门,让你早点看到美丽的新娘!”
谢执揉了揉眉心,好脾气,“你问!”
他这般好说话的样子,可把后面的一阵战友们给吓着了。
玉小鱼再接再厉,
“结婚谁赚钱?”
“我!”
“结婚谁管家?”
“秋秋!”
“结婚谁做饭?”
“我!”
——
明明是说好了三个的,可是玉小鱼一口气问了十多个问题,谢执全部都回答了一遍,没有任何停顿。
玉小鱼满意的拍了拍手,“好了,开门!”
这下,门外的新郎和伴郎们一下子冲了进来。
在瞧着坐在床头的新娘时,大家都倒吸了一口气。
他们都知道谢队长的媳妇好看,却没想到好看到这种地步。
一身红色的中式喜服,衬的艳若桃李,精致的眉眼带着幸福的笑意,就那样,直直的锁定着同样是红色喜服的新郎,四目相对。
谢执有种石头终于落地的感觉,他半蹲着身子,一下子把新娘从喜床上给打横给抱了起来,他低头,埋在秋秋的颈窝,哑着嗓音,“秋秋,你终于成了我的新娘!”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耳际。
秋秋浑身一颤,搂着谢执的肩膀的手,更紧了几分,她小声,“我很欢喜!”
很欢喜能够成为你的新娘。她话虽然没说完,谢执却一下子听明白了,他只觉得胸口的位置,噗通噗通噗通,一声高过一声,他觉得自己现在有用不完的力气,抱十个秋秋都没问题。
从叶家到了四合院。
那边才是真正的宾客满朋,谢家作为本地人,那亲朋好友叫一个多啊!再加上谢致远自己的人脉,更是不必谢家少的。
至于谢执,他在部队待的这几年,也有自己的圈子。
等到秋秋到了这边的时候,瞧着那热闹的程度,嘴角抽了抽,“咱们家有这么多人??”
咱们家几个字,瞬间取悦了谢执,他低头亲了亲秋秋的额头,“不必管,都是些外人!”
在后面不远处听到的谢致远,“——”
一家子都是姓谢的,谢致说是外人???外个锤子哦。
进去了屋内以后,大家都拥了上来,不为别的,就是过来看新娘和新郎的。
秋秋他们被围的水泄不通,最后还是要典礼的时候,这才腾出了一条小路。
叶建国和谢致远两人牵着秋秋的手,郑重的交给了谢执,“好好对我闺女!”
他们两个齐齐的选择当秋秋的娘家爸爸,没一个愿意给站在谢执这边当婆家人的。谢执也不觉得自己可怜,他反而美滋滋的,结婚啊!
他盼了这么多年。
甭提多高兴了。
谢执从叶建国和谢致远手里接过谢执,理所当然,“那是必须的!”
秋秋也跟着笑眯眯的喊了一声,“爸爸!”
其实她喊不喊都是一样的,和平时没啥区别,左右是进自家的门。
一整天喜宴下来,秋秋这个新娘子也累的够呛,连带着洗澡都没力气,谢执怎么会放过这种好时候,他瞧着那浑身透着粉色的秋秋,眸光晦涩不明,恨不得扑上去把水里的那人给生吞活剥了去。
秋秋不知道,她累的眼睛睁不开,伸着柔弱无骨的小手,乱指一通,“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全部要捏!”随着秋秋莹白小手指着的地方,谢执的视线也跟着划过,他喉咙滚动,“好,我现在就来伺‘候’你!”
话音一落,他长臂一伸,把水里的小人儿给捞了起来。
大步往床边走去。
在秋秋还没回过神的功夫,一阵狂风暴雨便迎面而来,她觉得自己像极了一叶扁舟,在那波涛汹涌的大海里面忽上忽下,每一次,都是极致的欢‘愉’和痛苦。
她尖叫,求饶,迎接来的却是更为猛烈的狂风暴雨。
不知道过了多久,风停了,雨也歇了。
秋秋眼角含着晶莹的泪水,指控的看着对方,她不知道,自己这般媚,眼,如丝的样子,才是最为勾人的。
接着,又是一阵雷声一点交织。
秋秋彻底没了力气,随着手腕处的一抹滚烫,陷入了沉睡,隐隐绰绰之间,她好像听到了谢执从胸腔深处发出的爱恋,“秋秋,我爱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